冰糖雪梨

so ist es immer

那年我曾是他(4,5)

去渍霸w

小小—EmilyLiu:

cp欠我的赌债——把自己上一次赌骰子输了写的文发出来。


然而她的借口是她不会发^_^


所以我这么善良就帮帮她,各位看官请尽情的点赞吧hhhhh




不是我写的


不是我写的


不是我写的




那年我曾是他。


*利我注意*MarySue注意*其实是利艾一方死亡*




chapter 4(“艾伦”视角)


我不知道利威尔有没有发现我的失踪。或许早就发现了,或许根本没有察觉。


但是我知道,他不会想到我选择独自回玛利亚之壁。


从露丝之壁内的兵团到露丝之壁,这段路上我努力回想着剧情,绝对安全的路不可能存在,但秘密的路线总是有的,虽然不可能绝对安全,但至少在夜晚不会遭遇巨人,如果能在天色暗下来之前到达玛利亚之壁内的艾伦家,说不定活下来的几率能大大增加。


沿着记忆里的路线,果然并没有碰到太多的巨人,下午傍晚巨人的战斗力都并不高,我基本上算没有受伤的到达了艾伦的家。


可是不出所料,艾伦家成了巨人的包围地区。想从一群能活动的巨人眼皮子底下进地下室,单枪匹马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我知道我能做的,只有等,等到天黑,等他们失去行动和攻击力。


这段时间,太漫长了。很可能在等待中,我就会成为巨人的晚餐。


必须向个办法,保护自己,直到夜幕降临。


chapter 4(利威尔视角)


那天晚上,我几乎失手杀了艾伦。


我无法接受艾伦因为失去巨人之力而被宪兵团判处死刑的结局。


在下午的会议上,艾尔文下达了最后通牒,接到宪兵团的指令,如果月底的壁外调查艾伦依然无法贡献巨人之力,将依法将艾伦处死。


与其看着艾伦被他们杀死,不如我现在就亲手杀了他会比较好。


我那种疯狂的念头,在脑海里萦绕了两个多小时,在这期间,我站在我房间门口,我不敢进去,不敢面对艾伦的面孔。


但那一夜,我终究没能杀了艾伦。因为他说,他爱我。


更因为,我爱他。


我终于实现了几个月来梦里的场景,抱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,很安心,有很揪心的睡了一夜。


可是我没想到,第二天开完会回到训练场,就不见了那个小鬼的身影。


我找遍了兵团的每一个角落,知道傍晚,我的到了结论。


艾伦逃跑了。


我不知道他的动机,总之肯定不是临阵脱逃,逃避责任。但是因为什么,我没有时间去想。我只能马上下令新利威尔班和韩吉的分队在露丝之壁内搜索艾伦。可是知道夜幕降临,都完全没有消息。入夜,我将搜查面积扩大到了希那之壁内。


这个小鬼。到底。


在想什么呢。


chapter 5


在等待夜色的三个小时里,我不断的转移自己的位置,试着用腐烂的物品掩盖自己人类的气息。但是还是无可避免的和几头巨人交了手,好在携带了足够的气体补给和刀刃,终于撑到了天黑。


我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地下室。


然而映入我眼帘的。


确实几个月前已经光荣牺牲的佩特拉前辈。


“佩…佩特拉…桑…”


她从手中忙碌的瓶瓶罐罐中回过头。


“你!…这不可能.!艾伦他已经…”


“佩特拉桑才是,已经死掉了吧?”


佩特拉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。地下室里充满了各种实验药品混合的奇怪气味,佩特拉背后的柜子上摆满了一样的针剂。


这个时候的佩特拉,比门外的巨人还要恐怖。


“啊啊,被发现了啊。”她有点鬼畜的笑了出声。“没错哦,我就是艾伦的父亲一起研制针剂的‘壁外来的科学家’哦。”


“什么…难道说是你…”


“没错哦,艾伦桑是我杀得哦。”


她脱下身上的白大褂,一袭黑裙一反之前可爱温柔的模样,“艾伦的巨人之力,是现在唯一能够确定成活的巨人基因细胞。然而要想取得样本和继续研制下去的种子,就必须要艾伦的心脏哦。没有办法,我为了人类的进化,只能杀掉他咯。”


“所以说…你这么多年潜伏在调查兵团,就是为了伺机取得战斗型巨人的活体样本?!”我感觉到自己我成拳头的双手变得冰凉,牙齿甚至开始上下颤抖着扣扣响。


“没错哦。虽然利威尔兵长的确是非常让人欲罢不能,但是个人感情,可是不能影响大局哦。”她拿起一支针剂,慢慢地向我走来。


“而且,利威尔那家伙,好像很喜欢我们的艾伦小天使哦。我可是非常生气呢。所以…”


“你又是谁呢?”


我脊背微微发凉,鬓角的冷汗已经森森的流了下来。脑子里却天马行空,我想,如果我当初能选择从次元壁穿回正常的世界,是不是一切都没有这么复杂呢?


会不会按剧本正常的发展下去呢?


“我是艾伦.耶格尔。”


既然选择了,就不要后悔。


by Si jamais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冰糖雪梨与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去渍霸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