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糖雪梨

so ist es immer

那年我曾是他(6)

我已经丧失了灵魂,世界再见…
爱过。

小小—EmilyLiu:

cp欠我的赌债——把自己上一次赌骰子输了写的文发出来。


然而她的借口是她不会发^_^


所以我这么善良就帮帮她,各位看官请尽情的点赞吧hhhhh




不是我写的


不是我写的


不是我写的




那年我曾是他。


*利我注意*MarySue注意*其实是利艾一方死亡*




chapter 6(完结)


僵持的时间很久,久到我戴着美瞳的双眼又开始微微发胀。


“呵呵,不管你是谁,送上门来的试验品,没有不要的道理。”


“既然你是艾伦,那你就来试试,全新的巨人之力吧。”


我来不及躲闪,就被佩特拉按倒在实验桌上,外面的巨人已经开始发出声音,天大概已经亮了。我拼命的躲闪着,但佩特拉毕竟在兵团的时间长于艾伦,更长于我,她的战斗技巧极高,不一会我就基本上被控制了行动。


“躲什么呢?小艾伦?哦不对,应该叫你,艾伦二代。”她摇晃着手里的针剂。“没有巨人之力的话,艾伦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?你来这里,不就是为了巨人之力的秘密吗?不想要了么?”


对啊,我所求的,不正是这个么?


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要挣扎呢?接受不就好了么?变成巨人不就好了么?继续艾伦的人生不就好了么?


“为什么不呢?复制办艾伦?”


我脑海里的声音,好乱,好杂。但有一个声音却越来越清晰…


“做不会后悔的选择吧。”


“我支持你。”


“我不要!我不要变成那种东西了!我要爱!我不是棋子!我不是!”


然后,在一阵眩晕中,倒在了地上。


醒来的时候,我在马背上,背后温暖的感觉并不陌生,不是很魁梧的身材,却总是能给人最强大的安全感。


“利威尔桑。”


“小鬼,你醒了阿。”


“你,都知道了么?”


“知道什么了呢?你不是艾伦这件事吗?”


“…你不恨我么。”


我感觉到背后的胸膛稍微哽咽了一下。在马背上,我不能回头,我回不了头,但是我能猜到现在利威尔的表情,大概是很痛苦,有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吧。


“又能,怎么样呢。”


“所以,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?”


这个答案,出乎我的预料,却又怎么想,都在情理之中。


“巨木之森。”


巨木之森的巨人,在清晨很意外的非常安静。我想大概是因为艾伦卡的实验室最终被兵团掌握,巨人的核心力量来源被破坏,所以,这场拉锯战,终于,是要落下帷幕了。


我没有太多的心绪,去感慨这胜利。我回想我来到这个次元的大半年里,我陪着我日思夜想的他,过了一个很平常的生日。也在每一个训练日里,拼尽全力的和他对打,想要做到他满意为止。算起来,我存在在他身边的日子,也和真正的艾伦差不多了。


那么你的选择呢,利威尔。


我,到底能不能,再继续活在你的世界里了呢?


我带着这个非常英气的男人,沿着记忆里的那条血迹,找到了当时我草草掩盖艾伦尸体的地方。


我不知道利威尔会干出什么来。以我对利艾的了解度,利威尔对艾伦的爱,就是把艾伦的尸骨翻出来带回兵团都有可能。


但是他没有。


“艾伦,我来看你了。”


“非常抱歉呢,小鬼,不过被你骗了这么久,你也是长本事了啊。所以,死了也不舍得我难过吗,所以排这个家伙,来代替你么?”


我觉得,此时此刻的这种绝望,不亚于当时被利威尔掐的窒息时的感情。


“如你所愿,我和这个家伙,很恩爱的过了大半年呢。想要和你做的事情,都和他做了哦。想要跟你说的话,都说给他听了。还有,以后,也会一起去看海吧,像你原来跟我提起过的那样。”


“可是艾伦哟。”


我有点控制不住的哭出了声。


我最爱的利威尔,我最喜欢的小天使。我是何等罪该万死,才会出现在这里,代替了艾伦,承受着一切不属于我的,如此沉重的爱情呢。


“可是艾伦哟。”


“失约,是不好的事呢。”


“找人替代,也不可以弥补哦。”


我们并没有在那里停留很久。回到兵团之后,我犹豫着是去地下室还是去利威尔那里,最后还是选择了逃避。


把自己摔在地下室的床上,感觉,好像大半年以来终于得到了解放。也好像,一个好长的,说不上是好是坏的梦,终于醒来了。


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。


起来的时候,身边是利威尔,安静的注视着我,也可能,只是我所披着的,艾伦的外貌。


“小鬼,醒了么。”


“显而易见的呢。”


“那么,打算要怎么办呢?最终还是获得了巨人之力呢。可是要和平了,也没有什么用了吧。”


“兵长,一下子说了好多话啊。”


“是啊,本来就很能侃。”


“我的话,如果兵团需要,就一直留下,如果不需要…”


“如果不需要呢?”


“大概就会去找艾伦,告诉他,交代给我的那些事,我都做完了,艾伦的身份,该还了。”


“艾伦都给你交代了什么啊,臭小鬼之间的事。”


“呐呐,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呢。”


“哦?”


“真的哦,比如啊,交代我,兵长的屋子啊一天三拖,两天七扫哦。还有啊,要时常提醒兵长穿衣服,天冷了他感觉比较迟钝呢。还有让我不要太早死掉,免得兵长会寂寞之类的,还有什么,一定要替我,陪兵长去看海啊。当然了,还有兵长喜欢吃的,讨厌的,一般的作息时间,口头禅,小怪僻,讨厌的人和事物之类的,当然啊还有就是…”


“别说了,你补充的吧。”


“啊咧咧,被您猜到了呐。”


“如果你是艾伦的话,我一定会爱上你。”


“为什么我不是,就不行呢?”


我有点委屈的反问他。


“大概是因为,已经和艾伦约好了要相爱了,所以,没有办法毁约呢。”


之后,调查兵团解散,世界和平,我和利威尔一起去了海边,当然,还带着艾伦的骨灰。我们把骨灰撒进了海里,我们知道,这里,很适合他。真的很适合呢。我和利威尔在海边接了一个很长的吻,这个吻意味深长,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,又有点让人忘乎所以。


之后的之后,你可以为我和他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么?呵,我是在写童话吗?


我再也没有见过利威尔。


直到我倏地想起,他还未知道我真正的名字。


知道我开始忘记,他拥抱我时的力气。


直到我又一次用刀刃划伤自己的左手手腕。


然后。


我在三次元醒来。


墙上贴满了利威尔的海报,写满了他的名字。


手腕上的血还在流。


我闭上眼睛。


能不能这次。不要醒了呢。


—你不是说,要一直在一起吗?




THE END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冰糖雪梨与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已经丧失了灵魂,世界再见…爱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