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糖雪梨

so ist es immer

狼狈的喜欢【2】

一个人为什么会如此狼狈的崇拜着另一个人。 以至于这种崇拜逐渐衍生出喜欢来。 我想我一定是上辈子孤独一生,欠下很多情种。才会在这辈子喜欢这么多不该的人。
可能她是我的劫。我命里有劫。
有时候你希望全世界都不理她,这样她就只能来找你,她就只剩下你,你就可以自欺欺人的虚张声势,以为你们是彼此的全部。
但有时候你又会希望全世界都对她很温柔。
这样她就不会孤单,她会常常笑,会想世界中央的天使一样,张开翅膀,光芒万丈。

狼狈的喜欢,纠结的喜欢。
至今为止我都解不开这劫数。

大概她们,一个是直子,一个是绿子。谁都割舍不掉。
但是没办法,她们却又都不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