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糖雪梨

so ist es immer

多米诺效应

多米诺效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SAK的vp企划原创人设。
*和大大接文写的。忽然很想发怎么回事【雾
*依旧是排版混乱加错别字233,WPS码完好好的…
*以及,文笔差,消极底沉…不喜请叉
*最后,人设剧情都比较复杂,这个只是当成一个小的片段就好。谢谢你能点开它。我很感动。
*如果有人看的话…食用愉快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Griffith的身后高楼耸立,像白桦林里瘆人的树影,像吊在你身后的厉鬼。

a brand new day,cheers Darling.

如果说Sylia的苛训是人性泯灭,惨绝人寰的人格改造仪式,那么Griffith的训练简直是人间天堂的享受。不需要定量的“获得性痛苦”训练,不需要注射精神抑制剂调节精神污染程度,甚至不需要进行灭绝人性的生存训练。

他像国王养的储君,除了被寄予厚望之外,一事无成。

于是这种一事无成的优越感成了城墙崩坏的导火索,哗啦哗啦,一片一片的像斑斓的梦境,在挣扎了几秒之后,瞬间崩塌。

“Sir,you've got a new mation.”

Griffith装备的枪是勃朗宁的经典款,扳机的磨砂质感丝毫没有影响其在金属色机身的掩映下熠熠生辉。在动荡不定的伦敦组织里配发的枪大批量减少,能搞到两把勃朗宁也不难看出组织对Griffith的重视。他手指扣住枪把,燕尾服的深蓝是绅士的标准形象。把枪安置好,他悠闲的用中世纪的大喇叭播起了意味不明的咏叹调。

Griffith不能算是组织里的cleaner,持枪的形象虽然很威风,但是更多的是表面功夫,对于这个物种,手枪就是用来炫耀的小把戏。实际上他只要负责"砰砰"两声造成恐慌或是发个高能预警,引出即将到来的自杀式爆炸袭击或者大面积流血活动即可。所以所谓的任务从来都是走个场,没有任何难度系数。这种工作不仅侮辱了一生标准燕尾服的帅气,更侮辱了男人十几年来的软禁生活。——禁止出席家族集会,禁止任何形式的公共活动,禁止吃未经检查批准的食物,禁止服用或注射任何药物。大概身为被选做“进化者”的物种,和在家族中被视为“储君”的自己,苟且姓名毫发无伤的在一场场战役里得以保全,就是自己的职责了。

耍耍威风,偶尔动动手指。多么令人心驰神往的差事。

what the hell.

走在去执行地点的路上,他没什么表情的环顾四周。墙很多,但不怎么好爬,道路比较宽,难觅藏身之处,街道上人流稀疏,更别提混入人群掩人耳目了。于是Griffith大概猜到了这次任务的牺牲指数。看来组织最近是该裁员了,才会出这样破釜沉舟的任务削减一下有生力量。好在这样的牺牲也见多了,比起多年前的自己,如今的小场面根本不足挂齿,不对,是不足挂彩。

但是这样的事,要持续多久呢,要再经历几次呢。

从被推上“储君”之位的那一天,从自己偷偷在夜晚走进训练场,在凌晨太阳升起的时候裹藏起遍体鳞伤,若无其事的穿上华丽的装束开始,从拿到组织配发的,刻有家族族徽的精致的勃朗宁那天。他就在思考,组织打算在那一场战役,或那一场阴谋里,让自己华丽退场。

如果可以的话,男人真希望能在下一秒就把一切结束掉。

到达指定地点,距离任务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,广场的风带着点不安的燥热,今天要谢幕的大主角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,他驼背,哮喘,怎么说都不需要用这种麻烦的方式解决,但Griffith的任务绝不在此,他只需要在刺杀开始的前三秒给老头儿面前的传教士来一枪。大概组织这么安排是想那老头死在惊恐里?或者这只是对Griffith“储君”形象的一种尊重才让他开第一枪?…真讽刺。这个意味不明的任务让Griffith懒的去思考,反正在组织和英国教会的拉锯战中,家族从来只是表明立场,完全没有实质的战斗作用,就像此时此刻的自己一样。
再说了,这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射击地点被安排在广场近处的一幢两层小楼的二层,哥特式的玻璃窗户,黑色的窗帘把自己的身体很好的保护起来,像多年前在母亲的子宫里,让人莫名的溺于沉寂。Griffith有点好奇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母亲的子宫里待够九个月。毕竟自己对母亲的记忆都开始模糊不清了。
竟然该死的有点怀旧。果然最后一次就是不一样吗。

“Griffith已到达预定位置待命”

“指令接收。”

“请再次明确射击目标。”

“完全了解。”

广场上又在放歌颂Victoria的赞歌,整个小城上不多的人群总算开始聚集。披着奇怪服饰的教会人员,戴着十字架的godfather,把整个场面点缀的恰到好处。

Griffith内心的纠结绝对不是由于燥热的空气和混乱的人物身份。总之,作为半个cleaner的他少有的咂了咂舌,近乎残暴的扯下身上的燕尾服,搓了搓手上的粘腻,难耐的掏出勃朗宁,左手撩了一把额前的银发,开始寻找最佳瞄准角度。如果有人这时候在身边照出了他的样子,那一定是一副不错的摄影作品。但是Griffith已经习惯了被孤独奉为王者的快感,如果可以,更多的瞄准环节是很好的集中注意力,调节心情的方法。

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了,瞄准人类的话,会不会是不一样的感觉呢。

这样想着想着,Griffith的眼神开始在瞄准镜下游离。在枪口下的人群,丝毫没有大难临头的危机感,这真的是令男人发笑,他们像一群即将被宰杀的猪猡,大声的为了涨价的萝卜白菜大骂出口,或是因为某个男人花心的霸占了几个容貌姣好的女子而互相嘲讽。你说,但他们的头颅被组织的刺客砍下,或者等会自己失手吧子弹送进了他们发黑的心脏,那该是多么的酣畅淋漓啊。这样可恶的祥和让巨大的时代背景黯然失色。只需要终结了那个老头,在肮脏的噩梦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溃不成军。

“储君”就是这样一条骨牌,推到一切,毁掉这些枷锁。

无论是世界,宇宙,还是组织。让它们通通崩塌。

虽然在跑神,但当老头儿走进狙击范围时,Griffith还是警觉的打了个颤。

it,is。

心里进行默默的倒计时,再有三十秒,让一切平静,掀起波澜。如果Griffith还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去选择自己要走的路,去选择生存还是死亡。

谁他妈的会干这一行。

可惜现在眼前只有一条路。组织早就对家族派来的自己心存芥蒂,这是危机,但又恰是良机。如果男人还有丝毫的尊严,想去夺回自己的骄傲,想去挣脱这份一事无成的“储君”之位。今天就是最后的时机。

最后一次。revolution。

去做个行者。

去做个杀手。

或是做个凡人。

Griffith唯独不想再做的是,这枚肮脏的多米诺骨牌。

5、

Griffith看到身后的白楼开始崩塌。像灾难片里世界末日的脚步,坚定而又残酷。

4、

阳光下人们的微笑再一次刺眼的明媚闪耀。在顷刻之内,就要变成虚无。

3、

广场四周圆形的尖顶反射着夺目的寒光,教会的圣袍在风中哭喊,人性的懦弱与自私像呼之欲出的箭矢。

2、

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1。

Griffith轻弹面前沾满鲜血的多米诺骨牌。


砰。


人类就是在这样的猝不及防中,无奈的进化。

评论

热度(1)